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意淫笑傲:仪清篇】【作者:a321283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意淫笑傲:仪清篇】【作者:a321283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4431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仪清最近心中很是苦恼,不,应该说前段时间令狐冲走了之后,或者从他出现在恒山派弟子眼前时,她就一直很烦闷!令狐冲大婚后大概一年,有一天他突然又回到了这里,全派上下最高兴的就是仪琳了,当着所有人的面扑到令狐冲怀里,边哭边喊着「令狐大哥我好想你」,然后竟然抱着他的头吻了起来,真是有辱斯文,这哪是一个尼姑该做的事,那热情似火的模样就是个纯粹的怀春少女!  让仪清诧异的是,其他弟子竟然没有一个出来阻止仪琳做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,反而都是很羡慕的神情!令狐冲浪子习性,竟也热情回应,手还不规矩地在仪琳胸脯上乱摸,两个人亲嘴的咂吧声弄的整个大堂里都是的!仪清想要阻止,又怕伤了仪琳的心,当初令狐冲大婚她哭了整整三天三夜,眼睛都哭肿了!哎,冤孽啊,令狐冲这一回应,只怕仪琳这辈子都忘不了她了!不说仪琳了,仪清自己突然都有种冲上去抱住令狐冲的感觉,真是太荒唐了!这种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就是那一年恒山遭逢大劫,三位前辈相继离世,是他一一人之力恶斗岳不群左冷禅力保恒山每一位弟子,就连我天不怕地不怕的任我行都要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恒山一马!他担任掌门的日子是全恒山上下最开心的日子了,在恒山上下所有人心里,令狐冲就是神,恒山弟子愿意为他做任何事,包括仪清自己!跟令狐冲相比,仪清觉得自己这个掌门做得真是不配,他一走,大大小小的弟子就像少了主心骨一样,哎!  「师姐师姐,令狐师兄怎么还不回来啊?」最小的弟子秦绢缠着仪琳问。  仪琳也很想念令狐冲,尤其是想念他的大肉棒,「师姐也很想他呢,好粗好硬的!」  「师姐发春了?大白天说这个!」  「难道你没有发春吗?都是你先提出来的!」  「哎,师姐,咱们全派上下有几个没有对令狐师兄发春呢?虽然有几位师姐自荐枕席也沾了少许雨露,但是令狐师兄最疼爱的还是师姐你啊!」  「别乱说,惹得其他师姐不高兴了!我想,除了仪清师姐,其他姐妹都有这个心思吧!」  「是呀,我就是年纪太小了,不然就学师姐一样把自己剥个精光躺到他被窝里!」  仪清听着禅房外面的对话,既愧疚又羞愤,自己身为掌门,门下弟子竟然只关心一个外人,这里可是尼姑庵,可弟子们却掏空心思去取悦一个男人,有辱佛门清净啊!不过想想,当初令狐冲做尼姑庵的主人这件事好像更加离奇怪诞,不管了,由着她们去吧,索性都还俗算了!仪琳说恐怕只有仪清心里对令狐冲没有想法,仪清心想「师妹你说错了啊!你和那蓝凤凰每夜与令狐冲鬼混,靡靡之音响亮到整个恒山别院都听得清清楚楚,花心屁眼奶子精液这些淫词不绝于耳,还有大鸡吧操死仪琳了,大鸡吧捅坏仪琳的屁眼这些下贱之言我听了整整三年,师姐也是女人啊,也是有欲望的,怎么会一点想法都没有?」  刚沉思了一会儿,外面就轰动了起来,令狐冲又回来了,还带着消失了五年的任盈盈!  夜晚,恒山别院,任盈盈仪琳蓝凤凰三人一同侍奉令狐冲,令狐冲手脚并用,把三个女人弄的浪叫不止!  「冲哥快操我,盈盈的浪穴痒死了……好想要大鸡吧止痒……哦哦,,好爽啊……」「  「令狐大哥快疼疼仪琳,,啊,,任小姐不要……哦,,不行了,,四根手指都插到仪琳的屁眼了,,慢一点,,啊啊啊……慢点抠,,仪琳的屁眼爽呆了……」  「大小姐不要,,啊啊啊……整根竹箫都插进去了啊……不行了,,一直捅到肠子里去了……噢噢噢……令狐大哥你的手……啊啊啊,,不要掐人家的小豆豆啊……哦,,花心里也被手指侵入了……」  仪清在房中打坐参禅,奈何声音对她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冲击,她不由自主地幻想着隔壁房间三女一男颠鸾倒凤的情景!她不止一次想过加入他们的战团,可一想到她的年龄体型还有身份她就不敢了!令狐冲身边尽是容貌姣好,体态轻盈的年轻女子,可她却比令狐冲大了好几岁,身材虽不算臃肿,但是屁股确实太大了!  仪清打算跟以往一样,忍过去就行了,可隔壁屋子里的人好像是跟他卯上了一样,一直不肯停歇,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未被开垦过的处女地在往外流水了,越来越多,亵裤湿了,屁股下的坐垫也湿了,阴道里的水好像永远都流不完一样,她不敢用手去摸,她怕摸了一下就再也舍不得把手拿开!  可是她依旧没有忍得住,阴道里的瘙痒让她浑身难受,手伸进亵裤里轻轻碰了一下阴唇,那感觉像是被电了一样,她再也顾不上其他事了,斜靠在地上,面对着佛像叉开双腿自读了起来,她怕手指会弄破里面那层膜,只能用手指不停摩擦外阴,不过那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仪清一把将裤子全部扯了下来,赤裸着下体,肥硕的屁股下已经是湿汪汪一大片,她用平时常用的佛珠套在手上然后对着阴部疯狂地摩擦了起来,「啊啊啊,,不行,,我不能这样,,太舒服了,,停不下来了啊……不行了啊……给我鸡巴,,来一根鸡巴操死仪清吧。,,」  仪清并没有见过鸡巴长什么样,不过她清楚这应该就是男人让女人舒服的宝贝!她听惯了仪琳说的鸡巴插屁眼,以她对屁眼洞的认识,她觉得鸡巴可能也就比手指头粗一点!刚开始听到仪琳被插屁眼,仪清很是不解,屁眼可是用来拉屎的地方,那么脏,而且屁眼被弄真的舒服吗?现在她可以试试了,一手拿佛珠摩擦阴部,另只手拿着敲木鱼的木棍,沾了点淫水就往屁眼里捅!  「啊,,这个,,好刺激啊……屁眼被棍子插的真爽,,」仪清两只手都在疯狂地自慰,根本没有注意隔壁已经停了,而隔壁的四个人此时已经站在了门外,「哦……太爽了,,这就是男欢女爱的感觉吗,,仪清好想要啊……令狐冲……快用你的大鸡吧……来操死仪清吧……」  令狐冲听到这里突然就冲了进去,在仪清反应过来之前抱着她换了个姿势,像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地上!  「噗嗤!」大鸡吧刺穿阴道,一股鲜红的处女血流了出来!  「啊啊啊啊……好疼啊……令狐冲……快拔出来,,不行啊,,我不能,,和你做这样的事……哎哟,,师妹,,你们怎么,,都在这里,,不要看,,哦哦……哎哟,,好舒服……师妹,,别看啊……羞死人了啊……不要啊……我不要这样呀……像条母狗一样……啊啊啊啊……这就是大鸡吧吗,,整个都插进花心了……仪清被弄死了……不行呀……屁眼里的棍子不要弄……噢噢噢,,不要再往里插了……啊,,拔出去……哦哦……两根手指太粗了……仪清的屁眼承受不了……大鸡吧慢一点……花心被顶得好麻……」  「仪清师姐,,我早就对你的大奶子肥屁股垂涎三尺了,,今天你自己送上门来,,令狐冲就不客气了!」  「啊……令狐师弟……你操死师姐吧……师姐生下来注定就是给你操的……噢噢噢……鸡巴太大了,,屁眼快要被撑破了……不行了,,整个鸡巴都插到直肠里了……啊啊啊……你慢一点……屁眼好热啊。,,好像要拉屎一样……啊……好痛快……爽死了……令狐冲快要把仪清操死了……仪清是你的大屁股母狗……仪清要让令狐冲操一辈子,,」  这时候,所有的恒山弟子都已经聚集到了门外,看着佛像前普通发情母狗一般的掌门仪清,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!  「啊……师妹们,,掌门师姐在被操呢,,大鸡吧操得师姐欲仙欲死了,,啊啊啊……师姐要尿出来了……师妹们快看啊……师姐被操到尿尿了……师姐真是个下贱的婊子啊……哎哟……师妹不要啊……不要把用手指抠师姐的阴道啊……啊,,不要捏小豆豆……啊啊啊……师姐是母狗……大家都是令狐冲的母狗……恒山派就是他的后宫……哦哦……屁眼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仪清是令狐冲的性奴隶……啊……主人别停下来……快……操烂奴隶仪清的骚屁眼啊……,仪清听话……从今天起,,屁眼,好舒服,,恒山派……封山……所有弟子不得穿肚兜亵裤……,令狐主人随时随地可以操任何人……啊……只要令狐主人同意……奴隶仪清就算被天下所有男人轮奸到死都可以……啊……主人……用力,,屁股被拍得好爽……」  当天晚上,所有恒山派弟子都自觉裸着身体等待令狐冲开苞,就连只有十五岁的秦绢也忍着破瓜之痛让令狐冲发泄了一番,从此,恒山派完全成为了令狐冲的后宫,几十名年轻貌美的小尼姑每天排着队等他临幸。与其他弟子不同,令狐冲对仪清有种淫虐的冲动,仪清的淫荡是骨子里的,其他弟子都要经过调教才能表现得奔放一些,仪清从一开始就相当奔放,她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令狐冲操她!教导弟子们练剑,她却在一旁用剑鞘插屁眼自慰,吃饭时为令狐冲口交然后把精液吞下去,有时用碗将自慰的淫水接住,当着众人面喝到肚子里。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有,每次令狐冲都会当着所有人面把她操到完全昏死过去,不管她怎么求饶,就算是大小便失禁了令狐冲依旧埋头苦干,直到仪清被操到口吐白沫!  在恒山派所有人心里,仪清已经不是那个稳重的恒山派掌门,而是个被欲望控制了的下贱母狗,与任盈盈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仪清已经几个月没有穿过裤子了,她的阴道和屁眼里每时每刻都有东西,一边教师妹们练剑,两只手还在不停地往阴道和屁眼里插着黄瓜,这是她一早从厨房拿的,「大家歇会!」  每次歇息,大家都知道仪清快要高潮了,果然,她像条母狗一样趴到了地上,黄瓜随着她的手在她的两个洞里快速地进进出出,「要泄了……啊……两根黄瓜一起……仪清的阴道和屁眼快要爽上天了……不行了……要喷出来了……,啊啊啊……,好多水呀……噢噢噢……主人……你终于把鸡巴插进来了……太爽了……主人的鸡巴比黄瓜大多了……操得仪清要死了……哦哦……两根黄瓜都被主人插到屁眼了啊……,不行了……哎哟……爽死了……,主人操死奴婢了……仪清爱死主人的鸡巴了啊……噢噢噢……又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又喷水了……,主人慢一点……,啊……刺穿奴婢的子宫了……都给塞满了啊……,太爽快了……,奴婢天天都要被主人操到死……啊啊啊……鸡巴……鸡巴又操进屁眼了……好大……好粗呀……比两根黄瓜还要粗……还要长……哎哟……主人的鸡巴在屁眼里又变大了……直肠都被捅烂了……,仪清的屁眼要被令狐主人玩烂了……啊啊啊……操坏奴婢的屁眼吧……,啊啊啊……,哎哟……奴婢闹肚子了……主人……让奴婢去茅房吧……,啊……不要啊……,主人不要把奴婢抱起来操啊……,都被她们看见了……奴婢听主人的话……啊,,忍不住了……大便快出来了……奴婢被主人操出屎了……啊啊啊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呜……哦哦……便拉屎边操屁眼太爽快了……啊……师妹们……看啊……掌门师姐真是个无比下贱的女人……看师姐的屁眼……正在拉屎呢……,啊啊啊……太爽快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尿也要出来了……仪清被主人操到屎尿齐流了啊……当着这么多师妹的面……啊啊啊……不要拔出去呀……大便要全部涌出去的……噢噢噢……喷出来了……啊,,好多,,好臭啊……,鸡巴……又进来了……主人的鸡巴在操奴婢正在拉屎的屁眼啊……奴婢就是个变态女人啊……唔……,」  仪清跪在众人面前,大屁股中间还在「噗噗」往外喷着大便,嘴巴在为令狐冲清理污秽的肉棒,「鸡巴又插进阴道里了,啊,,用力啊,,主人,,弄死奴婢吧……不行了,,奴婢又要来了,,仪清快被主人操死了……啊啊……又要高潮了……喷出来了……,,哦哦哦……」  仪清再一次被令狐冲操得晕了过去,一代掌门竟成为了如此下贱的性奴隶,令狐冲心中还是比较得意的!本帖最近评分记录